钩机驾驶员董强(化名)说,从主斜和副斜口进去后,有不少长坡。“就像是我们平时走的马路一样,只不过一直在下坡,有不少拐弯的地方。下边也连着几十上百条隧道,隧道口有路标,通往不同的区域。”

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去年12月也表示不看好折叠手机短期内的前景:“我不认为明年柔性屏会很火。按我的估计,2019年肯定有很多厂商都会发布,有很多厂商都会小批量做一些,但一定不会有很大量级的产品出来。”其指出,主要原因是折叠屏还有一些明显的技术缺陷,其次能给消费者增添的使用价值也存疑,成本高企、价格偏高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