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量投资级债券的降级可能很难被非投资级市场吸收,导致波动性和息差上升。OECD估计,在这种背景下,发达与发展中国家的发债企业未来三年将迎来2000年以来最大一波偿债高峰。

马斯克在2月19日发布推特称,预计2019年特斯拉将生产约50万辆汽车。他写道:“2011年,特斯拉一辆车都没生产。但到了2019年,特斯拉要生产500000辆汽车。”